喻冬友 官方网站

http://yudongyou.zxart.cn/

喻冬友

喻冬友

粉丝:669209

作品总数:51 加为好友

个人简介

喻冬友 | 艺术简介字斌,号种竹山人;1965五年生于浙江台州。1984年毕业于黄岩市工艺美术学校;1987年在广东省工艺美术研究所担任美工工作;九十年代末师从周国城先生。现为:广州市美术家协会理事广...详细>>

艺术家官网二维码

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

留言板

艺术圈

作品润格

书 法:

国 画:元/平尺

匾额题字:

拍卖新高:

联系方式

艺术家官网负责人:钟银才

电话:0592-5933209

邮箱:artist@zxart.cn

本页面资料由该艺术家或本主页注册用户提供,张雄艺术网不为上述信息准确性承担任何责任。

胸有成竹——读历代名家画竹有感

 

/ 喻冬友

 

中国画中的墨竹,其历史悠久,艺术之高超是早为世界艺坛所公认的了,墨竹画的鼻祖,应该推北宋时文同(字与可),他的墨竹作品现在还可以看到,他的理论和技法代代相传,一直影响到现在。

 

可惜文同本人并没有竹谱之类书籍流传下来,见诸文字的都是后人传他的画法,在这些后人中,最有系统最有影响的要算元代的李息斋了。李息斋有,《竹变详录》七卷,《永乐大典称十卷》传世,详细叙述了竹子的种类和画竹的技法,但李氏自称他的技法是来自文同的,(也有来自五代李颇的,是青绿设色,不在此列)。

 

明清之后的竹谱和有关文章虽然不少,如汪之元的《墨竹指》蒋和的《写作杂记》李景黄的《李似山墨竹谱》诸昇的《青在堂竹谱》《十竹斋》和《芥子园》画谱中的竹谱部分等等。

 

中国墨竹画的起源,众说不一,有的说是起于五代李夫人,有的说始于唐代吴道子,但都“源流未审”没有见到作品,缺乏可靠的根据,所以到后来就很少有人提到唐以前的画竹了,墨竹画虽始于唐代,实际上到北宋文苏(文同,苏轼)时代才渐渐盛行起来。

 

文同生于四川新兴里的,成就超过了前人,所谓黄钟一震,瓦釜失声,文同有不少作品流传下来,在画竹史上起过重大的作用,被推为墨竹的鼻祖是应该的,我们讲墨竹画法,一般从文同开始也就行了。

 

不能只看文学上的形容,而应该以他的作品为根据,总的看来,比之后代的墨竹是写实的作风,竿,枝,叶,节都很象真的竹子,有的竹叶正面用浓墨,反面用淡墨,叶梢风翻转折一丝不苟地画出来。画竹节是勾、描、染而成,类似工笔画法,以尽求的真实。画起来并不能如“兔起鹘落”。但就整个竹子而言,基本上还是一笔一笔挥写而成,所以仍然爽快生动,无板滞之病。

 

文同的墨竹是画在绢帛上的。墨色不会渗化开来,显得很光洁,也很少用枯笔,这是宋人画的共同特点,但是文同的墨竹究竟和真的竹子不一样,在处理上已经删去了不少繁琐的细节,手法仍然是概括的,固然形神兼备,大受欢迎。当时学习他的画法还有大文豪苏东坡等人,因文同又号文湖州(据说没到过湖州),苏东波的墨竹就被称为“湖州派”,文同的画竹声望就可想而知了。

 

到了元代,墨竹大家辈出,可说是中国画竹的鼎盛时期,专门和善墨竹的画家很多,如赵孟頫(子昴),管道昇(钟姬),柯九思(丹邱),吴镇(仲圭),顾安(定之),李息斋(李衎)父子等等都有所长。有的调高格古,有的形态逼真,有的枝叶松秀,有的笔力雄健。老干新篁。雨雪风晴无所不备,但究根溯源,都是在继承北宋文同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,都还保持着写实的作风,很难看到粗笔大写的东西。

 

这一时期的墨竹在技法上已经达到很完善的程度,如在竹叶的组织概括上,已有了各种程式(如个、介、重人、落雁、掠鸦等)明清之后也未能突破这个范围。在笔墨方面也更加概括了,已经不再斤斤计较叶子的浓淡反正,画竹节除柯九思外,大部分人都不喜欢反复描摹,只用两条横弧线写成,而修饰不见痕迹,方法比较简练了,但是,随着一切方法的形成,画面上虽多了画意而少了生趣,但总的来看,元代的墨竹水平已是历史上最高的成就了。

 

至明代的王绂(孟端)夏昶(仲昭)等人,也基本是继承宋元人的画法,王绂是元明初人,他的画法多是学文同和吴镇的,但风格已走向细巧,可惜没有自己的显著面貌。当然,王绂的功力是很深的,当时有“国朝第一”的声益。此后比较有代表性的墨竹家便是继王绂之后的夏昶了。

 

夏昶的墨竹在叠叶方面有独到的功夫,结构是很复杂的,如“个字”“介字”“鱼尾”“重人”“惊鸦”“落雁”之类的叶组形式在同一竿竹上几乎无所不包,但他安排得法,不但能使之符合生长规律,而且形式上也很统一,后人很少有能继承他的画法的,原因和清代之后崇尚水墨淋漓的画风有关。

 

但也和夏昶的画法难学有关,夏昶不但长于嫩叶向上的新篁,而且长于各种形态的竹子,也能画双勾。是一位以功力见长的全能手。在当时,名望很高,有“夏卿一个竹,西凉十锭金”的说法。

 

夏昶之后,明代画竹家虽不少,但水平远远不及他了,大都是只平板单薄。表现对象的能力也差了,生活气息大不如前辈了,总之,明代画竹水平大大不如元代,在山水画家中,除了唐寅(伯虎)比较有特点之外,再也难找高手,明代及墨竹在画法上没有大的创造,不过起了承前启后的作用。

 

到了明末清初的石涛(大涤子)情况就不相同了,墨竹级画法写意多于写实。可以就是墨竹画的一大变化。石涛画竹多用生宣纸,用笔奔放,水墨淋漓,浓淡干湿一气呵成,称之谓“野战”风梢露叶特别生动,当然,他画的墨竹从具体形象上讲,比前人是随便得多了。

 

竹竿有粗、细不均也在所不计,只要气势相连就算数了,用笔中侧锋兼施,大有“意足不求颜色似”的味道,画竹节形状比较突出,或似“乙”字或用“八”字一笔而成。叠叶的程式也不多,一般只用“个字”“分字”,但石涛善于变化,排叶顺逆自如,疏疏密密,浓浓淡淡,应手而出,错落的生姿,故不觉单调。他是一位以天资取胜的墨竹家,是清代墨竹的高峰。

 

到了乾隆年间、李复棠(李鲜),郑板桥(郑燮),罗两峰(罗聘),等人的墨竹也都各有特点,但水平不能和前人相比,写实能力和笔墨功夫都不及前人了。

 

从大处讲也没有突破石涛的框子。自清末光绪年间的蒲作英(蒲华)和吴昌硕(俊卿)的墨竹出现,画竹才真正进入大写意的新阶段,对近代的影响也比较大,以前虽有徐文长和八大山人的大写意墨竹,但作品较少,又多小幅,在他们成就中不占主要地位。

 

蒲作英和吴昌硕的墨竹一反常习,以粗枝大叶笔势纵横为特色,而且喜用羊毫(软笔)笔中含水量大,容易取得“泼墨”的效果,而枯笔飞白处又容易厚重,所以水墨趣味特别…强烈,成为别开生面的新画风。吴昌硕又强调金石入画,以篆书笔法写竹,为度之大亦属前所未有,浦吴两家的墨竹,就石涛之后的又一大变化。

 

近来我阅读了不少历代古人的竹画书籍,历代攻墨竹的人多半是文人,他们都长于文学和书法,而且有意识地将书法用到画法中去,大大提高了笔墨的艺术效果,元代赵孟頫有诗云“石如飞白木如籀,写竹还应八法通,若也有人能会此,须知书画本来同”。

 

按照柯九思的讲法则更具体,竿用篆书,节用隶书,枝用草书,叶用楷书。这些讲法都有一定的道理,在历史上都起过积极的作用,是值得重视的,当然柯九思不过是指用的笔意而言,作画毕竟和写字有一定区别,我们不能理解为越像书法越好,画还有本身的要求。

 

文人墨竹之所以画得好,是因为除深入生活之外,还有一般人所没有的文化修养,如诗文,书法等。

 

画本身是精神产品,知识短浅思想平凡的人是画不出好东西来的,所以有修养和没有修养的,画出来的东西质量是不同的,其艺术感染力也就不同,文人墨竹受到历代的推崇绝不是偶然的,我们要想要真正学好画竹,除多画之外,就要重视文化修养,多读书,写字,研究画论,多看优秀作品,不能怕麻烦,因这些都是不可缺少的基本功,虽然不能起到“立竿见影”的作用,但却关系一生成就高低。

 

可喻为书法是“筋”,篆刻是“骨”,画是“肉体”,诗是“大脑和智慧”,四者密不可分也。

 

请读者多批评并给宝贵意见,均在此铭谢。

 

喻冬友于2015822